愛蝶♥戀雪

關於部落格
一起來萌翻天吧~♥
  • 50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(冰漾)初遇 下

 他刻意放低了腳步,緩緩的站到那人後頭,偷偷觀察他的動作。      只見那人蹲在一隅狹小的地方,看著為數不多的嫩綠露出了燦爛的笑容。     "阿…長出來了"那人歡呼一聲,撥撥那剛抽出的嫩芽,細心的幫它灑上了清水,小小的手掌壓了壓土測試著濕潤度。   看那人自得其樂得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,向來高高在上被人捧在手心中的高貴精靈心中無名的憤怒,忍不住咳了兩聲以吸取他的目光。      "你是誰?"那人跳起身來,原本清澈的眼裡有著一絲警惕,晶亮的眼睛直直望著他。   "冰炎"看著他,冰炎開口說出了他的名字,這是他在離開原本生活地方後的第一次。   不知道為什麼,他對於眼前的人起不了任何戒心…。   "我是褚冥漾,你是來找舅舅的嗎?"那人看著冰炎問道。   "舅舅?你是說這裡的當家?"   "沒錯,就是他"   "所以說你也是妖師?"冰炎看著他,眼裡有了訝然,有些不敢相信這樣清澈的人是黑暗中的種族。   "恩,舅舅說不可以讓其他人知道,但是你來找他,應該代表你不是壞人"他瞇眼笑了起來,沒有防備和敵意,使我不由自主得放下了心中的警戒。   "你好漂亮喔,好像天使"   冰炎看著他的笑容,想起了父親最後跟他說的那句話──"人們所認定的不一定是真相,光明和黑暗沒有明顯的界定,就如同我所認識的那位妖師首領"   父親最後眼裡的認真,想起他說過的過往,又見到如今出現在眼前的妖師,我想我逐漸相信、也印證了父親所說的那句話,像這樣如水晶般剔透的人,不該背負如此沉重的負荷,只為了種族。   就在冰炎若有所思的看著他憨傻的笑容發愣時,前方傳來了令人討厭的不安氣息,壓迫還有殺意。   冰炎無法壓下的不安迫使他快步向前,看見的就是那位首領大叔被黑衣人拉到了樹上,旁邊有隻跟人手臂一樣大的蜘蛛正張著嘴咆哮。   首領大叔全身的傷口都還在冒著血珠,看來傷得不輕。   就在看見景象的那刻,冰炎舉起手瞇起眼睛就想召喚出烽云凋戈,卻看見那大叔凝視著他輕輕的搖了搖頭,眼裡有著面對死亡的坦然和無畏。   他無法動彈,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叔的生命在眼前消逝,如同當初看見父親離開人世一樣,又一次深刻的感覺到力量不足的悲哀。      只是在好不容易他可以反擊的時候,大叔卻不願意讓他幫忙,這讓他心中疼痛難耐…。   "舅舅~!"一發弓箭削過冰炎耳際,一陣女聲帶著哭音傳來,冰炎看著身邊的一個男孩死死拉著她──是最初他看到的那兩個人。   "別過去冥玥……!"   細碎的腳步聲傳來,我看見跟在我後頭的那個人,烏黑的髮隨風飄蕩,如黑曜石的眼睛裡有著震驚,張大了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響。 感受到他的顫抖,冰炎忍不住用手遮住他的眼睛,希望藉此讓他身上的顫抖緩和下來,第一次對人有了在乎的感受。   那個黑衣人看著眼前一群半大不小的傢伙,舉起的手好似還要發動攻勢,卻被一道光重新打回樹枝上頭,只聽啪搭一聲,他已經摔在粗壯的樹支上頭。   "臭小子,你要給我惹多少麻煩?!"一聲低喝,穿著合服的女人從那發光的綠地冒出,看著眼前的重柳人眼裡有了少見的凝重。   "妖師一族已經退到世界的後頭,你們為何還要苦苦逼殺"收起了平日玩笑的感覺,扇的語氣冰冷無溫,彷彿無法溶化的千年寒冰。  "黑暗種族就是應該被誅殺"那人回答,將手中早沒氣息的人影丟下樹枝,按住被打中的傷口企圖將血止住。   眼明手快的抱住被丟下的屍體,那原本拉著冥玥的男孩眼中霧氣氤氳,全身不住顫抖,卻倔強的盯住眼前的人,眼睛濕潤的,卻沒有掉下一滴眼淚。 "妖師一族受盡迫害,要不是曾經立下誓言不以能力沾染血腥,重柳人早就會進入永和的睡眠了,人家妖師大放慈悲,你們可真是得寸進尺。"   哼了聲,穿著和服的女人甩動手中的扇子,將那人再度爬來的黑蜘蛛彈了回去,眼裡透露了些許的肅殺,一個輕點,眼前的重柳人被斷了一條手臂。   "要不是我們曾立下規定不干預世事,你早就去找周公下永久棋了,還不快滾"   那人想了想,衡量了如今兩條手臂都以負傷無法戰鬥的局勢,叫出傳送陣就離開了現場,只留下滿地的血跡和一班大大小小的人。   "臭小子,今天你師父就要回來了,這件事情可不能落入他耳朵,不然我的寶貝生命就要死在他槍下了"   她看著重柳人離開後越過冰炎的身子,蹲在那人的面前,修常的手指點在他額間,一縷銀芒閃耀,那人就已經倒在她的懷中昏昏睡去。   "妖師的能力繼承者,現在還不是讓你接觸那個世界的時機,你將遺忘這段往事和相關記憶,直到你的能力足以抵擋下所有的惡夢,在這之前將受到無殿的保護,沒有人可以知道你身在何方,包括我們。"   撫撫他的頭,和服女人轉身面對那個女孩和男孩,毫無形象的坐到地板上,打了個哈欠說道 "妖師前任首領已經死翹翹了,白陵然正式接下妖師首領一職,這樣的狀況往後可能會持續出現,請你好好壓榨你的腦袋,讓那段記憶幫助你保護剩餘所的妖師血脈"   說完不給那男孩說話的機會,他拉過身邊帶著弓箭的小女孩說道 "後天能力能夠讓你免去很多學習的機會時間,妳的力量很強大,請你好好的照顧好妳的家人。" "褚冥漾的記憶我將會封印好讓他待在原世界生活,直到他可以正確使用這份力量為止,只是妳母親的就不在我的處理範圍了,到時候妳們看著辦。"   照著指令,她一點一點的將今天的事情封印,在所有手續完成後邪惡一笑,朝那三人一個彈指,瞬間將那幾個放倒。   "這件事情不能讓老頭知道,還是改一下內容好了,恩…就刪掉我和臭小子的相關記憶好了…"   收拾好現場將所有記憶竄改完畢後,她拉著冰炎就要回無殿,只是那位高貴的精靈遲遲無法移動,眼神只能盯著那黑髮男孩… "臭小子,你和他往後的日子會在相見,這是宿命,所以不要給我演十八相送的戲碼"   沒好氣的說完,她拉著冰炎走進了發光的陣法,轉瞬就回到了碩大的殿堂裡頭。      自那天起冰炎沒有忘記過那個身影,清澈如水的眼神和純淨的氣息,沒有欺騙算計。   他想起了數年前偷聽到師父說的──妖師下的詛咒,想起了多年前所有種族對於妖師的厭惡,不分青紅皂白發動的血腥殺戮,最後……還有父親訴說往事時那對於過往情誼無法挽回的苦澀笑容。   所以他想要保護那個人,想要挽留住那足以溶化他多年來寒冷心境的笑容,為了不重蹈父親的遺憾……。   憑著這股意念努力學習和鍛鍊,冰炎成了史上最年輕的黑袍,等待與他重新重逢的那天,如果天降大難於那人,他將以萬夫莫敵的氣勢阻擋住,殲滅所有敵人。   在時間的前進中無殿對於妖師的保護力逐漸失逝,冰炎終於在分隔許多年後隔著玻璃重新見到了那個人,依舊純粹的好如上等的水晶,蘊含著無法言語的力量和堅強,即使那人自己並不明白。   在他轉過身來的那一刻,冰炎以最快的速度踏入傳送陣消失,為了不讓那人知道他是多麼期待他的到來。   這不僅僅是為了父親多年前與妖師的遺憾,還有心中見到他時莫名的寧靜。   風持續的吹動,冰炎踏步走入黑館,前方已經落下的夕陽將天空染成橘紅色,未來兩人的糾纏正要開始,未來的路還長著呢……。 初遇下     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