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蝶♥戀雪

關於部落格
一起來萌翻天吧~♥
  • 50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吞佛憶劍雪

     火紅的頭髮在風中搖曳,如同蔓延燒過的烈火,眼神狂傲而銳利。 "劍雪…亦或是汝依舊堅持吾叫汝劍邪…。"   那人說完,側身坐上蓮花池畔,滿佈傷痕的手撫過那株傲立的黑蓮,動作輕似羽毛,不忍傷害。   嘆息聲輕輕的溢出,充斥著整個山洞,久久化不去。 "汝是否會恨我殺了汝。" 他縮回手,望著那株黑蓮,晶亮的眼沒了往日的狂然傲氣,只餘等待答案的空落。 在他面前,所有的狂傲都只是偽裝,是用以隱藏內心的枷鎖,即使他多想在見到他失落時上前慰問,即使他想為他撫平額上皺起的眉。 "汝想見一劍封禪麼?為何在汝眼中…吾和他就是不同…" 壓抑的聲響迴盪在山洞中,回答他的依舊只是充斥的流水聲和寂靜。 黑蓮依舊只是靜靜聳立在水池內,接受活水的洗淨和滋潤,如同那時對他的充耳不聞。 "當吾看見汝那雙沉靜清澈的眼神在吾面前搜尋著他,吾是多想告訴汝,一劍封禪的記憶是吾給他的,只有吾才是真正而完整的,這傲世的吞佛童子,而他一劍封禪不過是吞佛童子掩藏身分的替身。" 拿起帶來的酒甕,吞佛輕啜了口,低低的笑著幾聲,如同啜泣。 何時這般美酒,喝在嘴裡竟是這般苦澀。 "只可惜吾只是魔界的看門狗,所作所為只能為魔君魔族,偏偏…讓吾遇上了不該遇上的汝。" 仰頭喝了口酒,吞佛眼角滑出閃亮的淚珠,在幽暗的洞裡顯著光澤。 "最後…竟是要由吾我親手取汝性命,該說造化弄人,還是吾吞佛童子的生命中注定只有孤寂。" 即使他不願承認 ,但那時那陣葉笛聲,早已深深帶走了他的魂他的魄。 "可惱~可笑...." "汝可知道,沒有吾的默許,一劍封禪與汝根本不會有那段旅途,沒有吾的意志,汝劍雪無名將不是叫劍雪無名" 腳劃過地板上結起的雪霜,吞佛的眼裡有著一絲思意。 他憶起那時在他面前的那抹墨綠,憶起那時他吹笛的安然沉靜,為他所帶來空前的平和和安寧。 "汝的名字是吾取的,吾取的…"  吞佛手一楊,手中的酒甕打在山壁上,如同他的心,碎成片片。 狂怒的吼聲在洞中迴盪,卻消不去胸間那股翻騰的心痛傷愁,反而增添了一點不甘和落寞。 "劍雪阿劍雪…若是吾與汝在別的情況下相遇,與汝成朋友的是否就不是一劍封禪,而是吾吞佛童子。" 站起身,傲然的身影在離池幾步後頓下腳步,回首深深望了眼池中黑蓮。 他要將此刻的影像好好記住,從此之後不再踏入此地,不在憶起此人,所有的一切都將化成瓣瓣雪花,隨著外頭的飛雪飄落,然後消失。  "從今日起,吞佛的世界沒有劍雪無名,更不會有一劍封禪" 身在魔界,所為魔君只為魔族,身為魔將,生也沙場死也沙場,今日屬於劍雪的一切,他都將埋葬。 從此之後,他的世界不再有那片傲世的梅,那幽揚沉穩的陣陣笛聲。 當雙清徹的眼神不再,墨綠的身影不存,他心中的漣漪也將隱下。 吞佛頭也不回的沒入茫茫大雪中, 因而他沒看見,寂靜的山洞中,水中傲立的黑蓮…正逐漸綻放…。 (完)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殞星認為 在封禪兄行走江湖時吞佛是有意識的 所以他看見了兩人之間的情深意重 但是他同時也是忌妒的 因為在劍雪的眼中看見的人不是他而是封禪 這篇文章就是在這樣無俚頭的想法中出來的 即時殞星本人到現在 還是不能原諒吞佛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